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

奇幻世界的百花撩亂大冒險2-1


因為嚮往著自由度高、不受拘束的冒險家生活,胡安來到了冒險家協會找工作,但沒想到冒險家協會指派他的工作卻是些待遇極低的苦差事,不滿冒險家協會的胡安,聽從了協會面試官建議來到鎮內的臨時工集散地入城橋下,等待工作上門,想不到這項決定,就此展開了他那不平凡的冒險歷程……


前篇

一覽







  距上次整團人被獨眼巨人滅掉那次也快一個禮拜了,從那團大叔身上拿的裝備、飾品、武器也賣不到多少銀幣,不過這些錢至少還能打發幾頓飯,吃的問題是解決了,可住呢?

  關於這點,我老早就想好對策了。

  「喂!小子,你是打算睡甚麼時候,要開店了哦。」
  「啊…抱歉…」


  一早,小黑大叔跑來我的房間把我從床上挖了起來,是的,在那件事情過後,我依循著當初小黑大叔名片上的地址找上他,畢竟我在這個城鎮沒有甚麼熟人,但說到底小黑大叔也只是有一面之緣的陌生人,投靠他固然不是上策,但不這麼作的話,往後的日子也只能露宿街頭了。

  那個時候嗆了他幾句,還擔心他會打搶我的請求,還好他人不錯,沒有將那件事放在心上,但要我白吃白喝是不可能的,因此作為條件,我幫他打理店內的大小事,他把店內的一間空房間租給我,每個月大約二十枚銀幣。

  唉……我可不是故意要賴床的啊,是因為小黑大叔店內賣的東西又多又雜,尤其是書籍方面,多的像座小山一樣,我弄的深夜都弄不完啊……有種誤上賊船的感覺,算了!畢竟是寄人籬下,這種事先等到以後再跟他喬吧。


  去除掉理貨、整倉外,平時的工作大概就剩應付客人吧,沒甚麼特別的,往來行人對這間店也提不起太大的興趣,只能說這在間店顧店簡直是浪費人生……


  「啊~這擺嘛好勢了,這擺嘛好勢了;歡喜來唱條歌,轉去故鄉來予你看!」

  你老師的,我第一次看到這種老闆,生意那麼慘還有心情唱歌,看來不講他一下不行了。

  「喂!小黑大叔啊,生意那麼冷清你居然還有心情在那邊唱歌?」

  「都說了現在是求職淡季,會光顧這種店的人自然就少,不過你怎麼突然關心我來了?」

  「啊你如果收掉的話我是要住哪?」

  「哈!難不成你想要我養你一輩子?」

  「一輩子咧!我擔心的是你這家店在你的經營之下,恐怕兩三個月就賠到脫褲,而且我又不是腦袋壞了,顧店最好可以變成終生事業,要不是你這裡包吃包住的話,我老早就把你這血汗老闆的惡行公諸於世啦!」

  「哈哈哈哈哈!沒關係,如果嫌顧店無聊的話,你可以去外面找別的工作,但是房租我要提高到原本的兩倍。」

  「蛤啊!兩倍?」

  「你去外面租同樣的房間也是這價格啦,一個月四十銀幣算便宜了。」


  的確……我前陣子看相關的租屋情報,真的是四十銀幣算便宜了,在小黑這工作雖然一個月才一枚金幣又八十枚銀幣,但房租二十枚銀幣繳下去,日子還不至於太苦,只是現在外面的工作條件好像沒比現在的工作好到哪去……但我又不想幹這種無聊的工作,又該怎麼辦呢?


  「對了,你還有去冒險家協會找工作嗎?」小黑大叔問。

  「問這個幹麻?」

  「你之前不是說你在某個冒險隊底下工作過,結果冒險隊全員罹難,大難不死的你跑了回來?」

  「是啊,怎麼了?」

  「我剛才經過冒險家協會的時候,他們以貼出佈告,要請人協尋約一個禮拜前失聯的冒險隊,我猜大概是前陣子你跟的那團吧,如果你能證明他們全員皆罹難的話,就能賺到一筆獎金呢!」

  「可我要怎麼證明他們皆罹難了呢?」

  「很簡單啊,協會會發給通過他們面試並接下任務的冒險家一只尾戒,那尾戒最大的功用就是辨識冒險家的身份,以防有魚目混珠之徒詐領獎金,我還以為你知道呢,那他們的尾戒你有留著嗎?」


  ……這下慘了,他們的尾戒我早就賣掉呢,我根本就沒有接過冒險家協會的任務,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會知道……

  「小兄弟,從你的表情看來,你要不是沒有把他們的尾戒拔下來,就是賣給珠寶商了。」

  「怎樣啦!我哪知道那只尾戒那麼值錢,賣掉之後珠寶商才給我幾枚銀幣而已,啊現在怎麼辦,他們也不可能還我啊!」

  「唉,那你怎麼不問清楚呢?」

  「你覺得他有可能跟我講這東西嗎?唉!這下真的吃力了,那個珠寶商鐵定是拿那三只尾戒去換獎金了……咦?」


  等等,我那天在幫他們收屍的時候,也只有發現三具屍體,但那天討伐獨眼巨人的冒險隊除了我以外有四人啊,還有一個人上哪去了?

  那天只想著能夠活下來真是太好了,其他甚麼都沒想,如果那天現場只有三具屍體的話,那還有一具上哪去了?

  記得我在收屍的時候,收了那個大男、白魔法老頭,還有那個自稱蟬聯四屆全國冠軍的嘴炮阿伯……啊!還有那個白炮大叔的啊?


  「胡安,你怎麼啦?」

  「不……沒甚麼?啊對了,是不是一定要集滿隊伍中所有成員的尾戒才能領取獎金?」

  「對啊,怎麼了?」

  「我想問的是,如果少一個呢?」

  「如果少一個的話,那你就得用其他方式來證明這個人的身份,但是冒險家公會很刁,我勸你還是放棄吧,就當作是學點教訓也好。」

  「哦,是哦,啊對了,我有事情要處理先出門了。」

  「咦,啊,好啊!」


  如果小黑說的沒錯的話,那個珠寶商應該還沒有拿那尾戒去領賞金,哈!還學點教訓咧!怎麼不直接給他個教訓就好了,媽的這個珠寶商居然這樣騙我,這下你要倒大楣啦!


  之後我來到前幾天去的那家珠寶店,但到了門口時候發現……妖獸啊!我身上的錢根本買不回那三只尾戒,就算再怎麼喬頂多只能以原價買回……

  啊對了!就說這些尾戒有惡靈附著在上面就好了,我從小到大受過專業嘴炮訓練,這方面我有自信一定能搞定!


  推開了珠寶店的門,我腦中編寫的劇本台詞也同時自然而然的從我口中流出。

  「老闆啊~大事不好了,我前幾天罵給你的尾戒啊,是被一個叫莎比娜的邪惡女巫下了詛咒,持有這尾戒的人啊,在未來的數天會落賽落不停,之後就會開始挫尿,最後落得敗…」

  「你跟我講那麼多沒用啦,你賣給我的尾戒老早就被一個穿白袍的中年人買走啦。」

  「蛤啊?那我要怎麼拿回來?」

  「你不是說這尾戒受過詛咒嗎?拿回來要幹麻?」

  「你懂啥!我拿回這尾戒是為了為民除害的!跟你這種賺黑心錢的商人不一樣,不跟你講了,再見!」


  白袍的中年人……啊!難不成是那個叫約哈諾的魔法師?我還以為他已經死無全屍了,沒想到他還活著,只是他買這三只尾戒作要甚麼呢?

  算了,先回到小黑那邊吧,想找約哈諾簡直跟大海撈針沒兩樣……


  「你居然…敢說我是女巫!」

  唔…哇啊!前陣子打算搶我書的女人,她怎麼會出現在這?想想那個時候我只打算隨便想個名字呼攏珠寶商,想不到居然會被她聽到……,不過她怎麼會知道我跟珠寶商講了些甚麼呢?嗯……

  「你最好別給我耍花招,剛才你講的話我都聽到了!」

  「啊妳是怎麼聽到呢?」

  「身為一個魔法師,透視跟隔牆聽只不過是基本中的基本,從現在開始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監視之下,你是逃不掉的,乖乖的把書交出來!」

  「哇……所以說從現在開始我在幹些甚麼,都逃不出妳的手掌心。」

  「是的,你認命吧!」

  「包括我在洗澡上廁所的時候也在妳的監視之下囉?」

  「是的……咦?」

  「所以說妳等等就打算用這招去我家偷看我洗澡囉!」

  「喂!怎麼可能,我連你住哪都不知道啊!」


  剛剛我那句話喊的超大聲,鎮上的人都往我們這邊看了,看來現在正是開溜的好時機。

  「有變態啊!」

  「等等!這一切都是誤會,全都是那個男的在那邊惡搞我……」

  「拜拜。」


  我趁她急忙和鄉親解釋的時候落跑了,從剛才和她的對話中,可以推測出,她可能是在珠寶店附近見到我,打算就此跟蹤到底,結果我在珠寶店中的對話激怒了她,氣的把她現身找我算帳。

  聽說魔法師自尊心都蠻高的,說他們是巫覡馬上就翻臉,不過我也因為剛才的「失言」得救了,一想到接下來一舉一動都在她的監視之下真叫人吃不消,她似乎是還沒意識到我已經落跑了,但我猜她接下來會為了找那本書把整個鎮都翻過來找了一遍,那本書我目前是藏在房間裡,可接下來該怎麼辦……

  算了,還是回去問問小黑那本書怎麼回事,然後再找個凱子把那本書高價賣掉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